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 >  股权信托,架空受托人权利的架构是否有效

股权信托,架空受托人权利的架构是否有效

发布时间:2021-02-23 16:31编辑:小狐阅读: 198次 手机阅读

笔者私以为 股权一直以来都是民事信托领域最普遍也最关键的信托财产类型,相较于纯资金信托、房地产信托等而言,股权无疑是信托潜在目标人群的主要资产,也是该部分目标人群最具有意愿进行信托化处理的资产。这篇文章主要谈一下国内股权信托开展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委托人对受托人权力限制的问题。

在我国,将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的模式大致有两种。第一种是先将资金注入信托,要求受托人用该部分资金购入委托人指定的股权;第二种是直接将委托人名下的股权转移到信托下,股权自身即为信托财产,不管是哪一种,其最终目的都是股权的和。另外,在我国将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的形式也大致有两种。第一种是上市公司的股权设立信托,第二种是有限公司的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虽然还有少部分其他类型的股权也可以作信托化处理,但实践中接触较少,并不普遍,笔者在此略过不谈。

股权信托,架空受托人权利的架构是否有效(图1)

换言之, 原本在信托设立后应当由受托人行使的权利在信托文件中被转移到了委托人本人或其指定的人处,那么在中国《信托法》的框架下,这种委托人作出的限制乃至剥夺、架空受托人权利的架构是否有效?

信托法有如下规定:

第六条设立信托,必须有合法的信托目的。

第七条设立信托,必须有确定的信托财产,并且该信托财产必须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财产。本法所称财产包括合法的财产权利。

第十条设立信托,对于信托财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登记手续的,应当依法办理信托登记。未依照前款规定办理信托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手续;不补办的,该信托不产生效力。

第十一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信托无效:一)信托目的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二)信托财产不能确定;三)委托人以非法财产或者本法规定不得设立信托的财产设立信托;四)专以诉讼或者讨债为目的设立信托;五)受益人或者受益人范围不能确定;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二十条委托人有权了解其信托财产的运用、处分及收支情况,并有权要求受托人作出说明。 委托人有权查阅、抄录或者复制与其信托财产有关的信托帐目以及处理信托事务的其他文件。

第二十一条因设立信托时未能预见的特别事由,致使信托财产的方法不利于实现信托目的或者不符合受益人的利益时,委托人有权要求受托人调整该信托财产的方法。

第二十五条受托人应当遵守信托文件的规定,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处理信托事务。受托人信托财产,必须恪尽职守,履行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的义务。

第三十条受托人应当自己处理信托事务,但信托文件另有规定或者有不得已事由的,可以委托他人代为处理。受托人依法将信托事务委托他人代理的,应当对他人处理信托事务的行为承担。

从《信托法》的以上规定来看,对于信托财产的处分权和权应当由受托人来执行,而且是亲自来执行,如果完全剥离了受托人的权限,似乎与立法的精神并不契合。但是,这一结论在委托人完全行使处分权的消极信托中并不适用。原因在于,信托的核心是利益归属之人,即受益人不能依据所有权行使对信托财产的权利,委托人保留信托财产的处分权力,在委托人不是受益人时(或不是唯一受益人时)根本不影响信托所有权与利益相分离的基本架构。

基于私法自治的原则,委托人完全可以在信托文件中保留广泛的权力,而且,委托人对信托财产的处分,只能以受托人的名义进行,包括指示受托人或者以信托代理人的身份处理信托事务,这也没有改变以受托人作为信托外部关系名义所有人的地位。在具体条文上,我国信托法也明确允许委托人保留变更受益人或者处分受益人的信托受益权、解除或终止信托、变更信托方法等多项权利。故只要信托目的不违法,委托人保留全部处分权利的这一类消极信托,应属合法有效。事实上,尽管消极信托的效力长期遭受质疑,但目前承认其效力成为一种立法的趋势。

笔者赞同上述观点,理由如下:首先,一个信托在中国法律框架和法律体系内是否有效要从正反两个方面寻找依据。 从正面看,一个信托是否满足了《信托法》信托生效的法定要件?从反面看,是否存在《信托法》规定的法定无效的事由?

依据《信托法》法条,上述股权信托的安排从正面看:

1. 信托目的系维持股权的集中、保证股权的平稳过渡、帮助企业的运行和传承,该目的并不违法。

2. 信托财产系有限公司的股权,并不属于《信托法》中规定的限制流通或者禁止流通的财产,是当然可以成为信托财产的财产类型。

3. 股权信托中的股权是否需要登记才生效与本文论述的股权信托的安排是否有效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性,本质也不是同一回事,在此不予赘述,有兴趣了解的朋友可以参考笔者另一篇文章《浅谈信托财产的登记》

4. 其他要件(如要式、受益人的确定等在股权信托中都不是问题)

依据《信托法》法条,上述股权信托的安排从反面看:

1. 信托目的系维持股权的集中、保证股权的平稳过渡、帮助企业的运行和传承,该目的并不违法,也不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现实中不排除存在利用信托架构代持股规避法规的情况,但是否属于损害公共利益还有待商榷,有机会笔者会另撰文阐述对此问题的看法)

2. 信托财产系有限公司的股权,且股权的价值、份额、数量、交付方式等等都可以确定。

3. 信托财产系有限公司的股权,并不属于《信托法》中规定的限制流通或者禁止流通的财产,更不属于非法财产。

4. 股权信托的安排和其他信托一样,只要不是专以诉讼或者讨债为目的设立信托,不应当在这个条件上被认定为为无效。

5. 也无其他法律、法规规定的禁止情形。

综上所述,不管是从正面还是从反面来看,上述股权信托的安排均应属有效。

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 这种委托人作出的限制乃至剥夺、架空受托人权利的架构如果被认定为有效,是否会造成信托的滥用?是否会对债权人、第三人等的利益造成影响?是否会成为培育违法违规活动的温床?

我认为不会。

首先我们要清楚一个概念,信托有效≠完全享受信托带来的全部优势。我们设立信托的原因有很多,可以是为了利用信托财产独立性来进行债务隔离、家企隔离,也可以是为了进行税收筹划,当然也可以是单纯为了集中股权更好地完成企业治理或企业过渡等等,信托的架构不同,其能享受到的红利自然也不同。

回到上述股权信托安排中来,笔者认为,委托人享有绝大多数权力的信托安排并不可以对抗债权人,并不具有税收优势,并不具备财产隔离功能。但是,它是有效的,因为它的信托目的是为了股权的和企业的传承,一旦在信托运行过程中发生了债权人追索等之类的问题,信托并不能为这部分股权“防火墙”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信托财产独立性”很多朋友看到上述股权信托的安排第一反应就是这种架构在信托财产独立性上完全不具备说服力!相当于委托人要干嘛就能干嘛!因此它是无效的。笔者认为这种看法不能说是错的,但是犯了逻辑颠倒的错误。

信托财产独立性是信托的果而不是因,信托财产独立性是满足了一定条件下可以获得的信托制度红利,而非信托财产的独立是信托有效的前提。“我国《信托法》有关信托财产独立性、资产分割等规定,应当只适用于积极信托,不能适用于委托人行使全部权力的消极信托。因为在这类信托中,委托人对信托财产保留完全的处分权力,尤其是保留撤销或解除信托的权力,极有可能被用来逃避债务或者规避税赋,从而损害债权人或社会利益,故这类消极信托的财产一般应能为委托人的债权人所追及,在税收上也应作为委托人的财产。”

参考文献 :杨祥 《股权信托受托人法律地位研究》 清华大学出版社

启事:为了更充分发挥和利用好用益研究这个平台,促进业内外同行的交流和学习,更好地为用户专业权威的信息服务,我们特长期面向社会诚征信托及相关领域的各类文章和报告,欢迎业内外的机构或个人来稿。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信托

信托(Trust)是一种理财方式,是一种特殊的财产管理制度和法律行为,同时又是一种金融制度。信托与银行、保险、证券一起构成了现代金融体系。信托业务是一种以信用为基础的法律行为,一般涉及到三方面当事人,即投入信用的委托人,受信于人的受托人,以及受益于人的受益人。

标签:
  • 网友评论

外汇本月排行

外汇精选